02 January 2012

今天是公元2012年1月1日,元旦。农历恰逢腊月初八,是传统的腊八节,也是我的农历生日。且不管传说中的2012世界末日是否真会发生(话虽这么说,其实都知道是不会的),有一个事实我可以肯定:到这个龙年,我已经走过了将近两个生肖轮回的岁月。

今天,是我迈进人生第二十四个年头的第一天。

现在这一天马上就要过完了,我本来没打算留下些什么,因为没有什么值得留下的——我的心情早已变得无比平静,平静的心拒绝再有浪潮。要说今天也并非一如寻常:我与好友一起吃了好的喝了好的,玩了拳皇和Wii,还大大咧咧地去参加(围观)了传说中的相亲大会⋯⋯但我的心情依然平静得厉害,没有任何要记录的冲动。这段时间以来,我感觉自己慢慢地退出了青春这个舞台,慢慢地开始收敛锋芒、静水流深,慢慢地开始掩盖感性的一面、开始归守理智。我不再轻易感动,不再随便悲伤,不再恣意思念,不再追逐爱情。我不再频繁地与亲人友人联系,不再到处分享自己的喜怒哀乐。我不再年少轻狂,不再年轻张扬。

我不想再像以前那样了。或者说,我已不能够。

人长大了,总会变得现实很多。就像歌里所唱的,“不再是旧日熟悉的我有着旧日狂热的梦,也不是旧日熟悉的你有着依然的笑容,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我对自己的改变是深有体察的,仿佛读一本书的转折章节那样清晰。随着接触事物的增多,随着周围人情的变迁,我的思想也在痛苦地蜕化、新生、熔炼。我越来越认识到这个社会的复杂和生存压力下的无奈,认识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非那么单纯。我开始变得成熟,这也意味着幼稚幻想的终结。但我又不愿或不能轻易融入这个“成熟的世界”,也无法彻底脱离那青春与梦想的失乐园,于是就把自己裹藏起来,干脆不再管它。我使自己进入蛰伏的状态,对环境不敏感,与外界少沟通——尤其在内心的深处,我选择孤独和寂寞。这也就导致了上面所说的那种“平静”,也可以看作是暂时的“逃离”。

一个人静下来做事,静静的生活。不去招烦心事,也不与外人说,悄悄度过这段转折期,也好。不是谁都能理解自己,更不是谁都像自己一样,有这些新旧更替的感怀——与其盲目寻求共鸣,还不如静默。

今天我也没打算说这些的,却仍然写下了上面的文字,原因就连我自己也觉得奇怪——刚在QQ聊天中,有人确认今天是我的生日后,问我的地址,说“既然你生日,我寄你一张贺卡吧”。我第一反应是提供Email,可人家要的是通信地址!我只觉得好不容易结成冰面的心境被融化了,此时的我看到了旧日熟悉的你有着依然的笑容。

就这样吧。

(于2012年1月1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