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July 2016

在参加完今天的毕业典礼之后,我就正式毕业、准备离校了。整理和告别的时候,往往要拍照留念,而这些照片,又勾起人许多回忆。

趁此毕业离校之际,让我来展示几张照片,说几句闲言碎语。

(一)

我求学北大,是从下面这封信开始的。


北大接收函

不少人都曾问过我为什么要从清华来北大。当时我读完自动化专业后,想转计算机方向。另外,在电脑上大量看片、3D电影《阿凡达》的上映、选了《数字视频基础与应用》这门课等等诸多因素又让我对视频技术产生了兴趣。于是我有意在清华做相关方向的老师那儿读研,可惜都没能如愿;而可以留下来读研的老师那儿做的又不是我感兴趣的方向。所以我就来北大这边找了找。最终找到并加入了北大计算机所的数字视频研究室,也算是遵循兴趣来的吧。

一个有意思的事实是,虽然我入学时就想做3D视频,可一直到毕业这年我们课题组才申请了3D视频相关的研究项目。不过,这几年的工作和生活终归是充实而有意义的。

(二)

来北大之后,我在中关新园宿舍住了五年。下面这张是宿舍置物架的局部图。


生活的宿舍

入住中关新园实乃一大幸事。此园是留学生宿舍(我们当时是因其他宿舍暂时紧缺才被分到这儿的),软硬件条件在北大各宿舍中都属上乘。这且不说,关键这宿舍它离我们研究所近啊!直线距离约50米,我八点半起床九点就能到实验室。这大大增加了生活的幸福感。宿舍主要是生活娱乐场所。我装了音箱用来提升在电脑上看片的体验;还在中厅添置了桌椅,与小伙伴们愉快地一起玩三国杀,进行了持续两年的北京三国杀俱乐部面杀活动。

跟我一个屋的室友在入住后的第二年结婚了,第三年就毕业走了。由于他婚后经常回家住,给了我不少独占一屋的时光。第二个室友搬进来后,我又经常去翠翠租的房住,所以也给了他不少独占一屋的时光。不管怎样,住学校宿舍的时光啊,总是美好的时光。

(三)

在宿舍的时间毕竟是少数,大多时间还是在实验室。下面是实验室工位上用了几年的台式电脑。大部分学术方面的工作都在这台机器上完成。


工作的电脑

在进入实验室的前两年,我主要是进行工程训练,说白了就是写代码。那时候主要用的是Mac笔记本电脑。后面开始搞项目和论文的事情,就用台式机多了一些。这个台式电脑是花七千元左右买的,硬盘够大,处理器够快,让人用起来心情舒畅。唯一的遗憾是后来发现8G的内存不太够,导致在Windows里开个Linux虚拟机时就得省着点了。学校提供正版的操作系统、办公类软件,也非常方便。

这里要坦白的是,我不用实验室电脑玩游戏,但用它下载了不少电影。我这几年看过的电影中大部分都是用实验室电脑下好,然后拿回宿舍看的。

(四)

几年时间过去后,毕业如期到来(嘿,莫要被我这轻松的说法骗到)。我父母来参加了我的毕业典礼。毕业典礼之后我拿到了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


毕业典礼


毕业证书

今天结束时我已经办好了所有的离校手续。明天我就要出发去毕业旅行了。从形式上讲,我已经离开了北大;但实际上,我将永远与北大有关。离情别意,不再赘述,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红楼飞雪,一时英杰,先哲曾书写,爱国进步民主科学。
忆昔长别,阳关千叠,狂歌曾竞夜,收拾山河待百年约。
我们来自江南塞北,情系着城镇乡野;
我们走向海角天涯,指点着三山五岳。
我们今天东风桃李,用青春完成作业;
我们明天巨木成林,让中华震惊世界。
燕园情,千千结。问少年心事,眼底未名水,胸中黄河月。

这首《燕园情》,虽不比清华老校歌气势宏伟、词旨隽永,却是兼具豪气与柔肠,别具一种格调。

追溯清流,续写华章,鲲出北冥,鹏展大翼。毕业之后,唯愿能够一直保有家国情怀,在社会这所更大的学校实现收拾山河的百年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