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February 2009

这篇文章属于《梦之栖居》系列,写于2009年。

骑着一辆破车驰骋(当然也可以说是奔波)在南北主干道上,每天在这偌大的园子里来来往往。我今天突然更看清了自己。一年半的时间,我是一个不想改变自我的人,却也禁不住被同化了不少。如今的我显得这么“典型”。这个词肯定有人不同意。我们轻易不能说自己典型。你就如此大言不惭地敢于代表大多数人?是啊,我思虑再三,给出了一个解释:或许像我一样的人才会这样坦白自己,从而让外人知道,啊,原来是这样……

来之前总是一片憧憬,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有更多其他感受。那时的自己还很鲜明,但已经是在记忆中。大一仍然对大学懵懂,还可以说充满真正的激情。如今大二了,刚一个学期过去,静下来看就发现了一个全新的自己。

不再逞强。有太多的高手,便看的淡了许多。互相谁也不服气,便觉不需服气。尽力而为?我更愿意量力而行,带着悠闲的充实。室友说,“Do What You Like,Fuck The Rest。”这太偏激,不可取,但含着某种道理。思考生命的意义久了,也并没有抹去“为祖国人民尽力,争取为人类进步作贡献”的志向,却渐渐觉得不能太委屈自己。我开始了偶尔逃课、睡觉、迟到早退,学会了占座、熬夜、刷电脑。我在考试周学到的东西几乎等于前边一学期。我偶尔接触点学术、参加些个比赛,努力的获取点儿成就感,想向别人证明自己。我雄心勃勃的要做许多事,最终却发现并不尽如人意。还是要好好抽时间自习,成绩不能太差。总会有牛人高高在上;我平平常常的看他们,没有欲望;只要能在前三分之一的边缘,学到东西,便已满足。攀比之心少了许多,因为你总会找到比自己强的人。……总之以前的许多想留住,却不由自主地丢掉了。许多本不想要的,则渐渐被同化。如今的我就像这儿的大多数人一样,骑着一辆破车(当然也有人是新车)驰骋(当然也可以说是奔波)在南北主干道上,每天在这偌大的园子里来来往往……

我渴望幸福,幻想浪漫的爱情。我喜欢偶尔从工程和数学中解脱,沉醉喜欢的音乐和书;看看电影,生些感慨和向往,或思考人生。经常忙碌,也会感到孤独,努力去克服压力,保持快乐、保持进取的心。

但我仍会随便写写东西,一个人出去走走,或者仰望天空,在阳光下的青草地。我仍会任性的“利用”朋友来分担我的大喜大悲;喜欢一个女孩却怎么也不敢对她说……这些和以前一样。

写到最后越来越没底气。本意想写“典型的清华男生”,却发现只能写自己,对“典型”几乎完全失去了信心。看来以此再声称“典型”可能就要遭唾骂了!还是把题目改成“我这个清华男生”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