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July 2009

这篇文章属于《梦之栖居》系列,写于2009年。

再关注一次高考吧,因为今年是弟弟参加。

弟弟在家乡那所我曾上过的高中读书。今天是6月4号,三天之后,他就要参加我参加过的高考了。两年前,我高考时,他应该没这么担心。其实我现在也不担心——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只是希望他考好罢了。

从小我们竟阴差阳错难以在一个学校上学。只有小学六年级时赶上了一块儿在离家不远的一所小学校读书,整天一起上下学,那时真是形影不离。小时候他似乎玩儿得比我好,天晚的时候两个小男孩儿会哗啦哗啦地抖着一口袋玻璃球(当时的一种玩意儿)回家,兴高采烈地述说谁的功劳大,当然我不如他……我不如他的地方还有很多,他干活儿没怨言,不像我,拈轻怕重还老跟爸妈玩儿“聪明”。(唉,现在回家爸妈都不让干活了,得主动去尽孝心了。)这小子动手能力也比我强,不像我,只会把东西拆了而不会装上,就比如我一直记得的那个电表。他不同,他会把收音机和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拆了还能凑好,起码最终能响,无论拆之前是响还是不响。这点我自愧不如,很是佩服他,这小子……

我想我是思念弟弟了!

自我上大学以来,有了手机,他可以随时跟我联系。但并不经常,毕竟高考还是他自己的事。我们每次会聊很久,无非是我的过去和他的现在,显然地,很少涉及彼此的未来。我一直说,高考从某种意义上说是通向自由发展的一个工具。等他考完了,我们再谈更多的也不迟呀。但偶尔也讲我大学的生活,主要是我向他倾诉。这时他倒是像一个老练的听众,静静地听。当然更多的话题是学习。我大学之前的道路近乎完美,所以他似乎总想从我这里学到点什么。而我总想让他自信一点,不一定学我。其实他很有特色了,动手能力强,有前途,我觉得。我们见面机会很少,只有假期的短短数天,所以都很珍惜。一块儿玩儿的时光,总是那么美好!虽然童年不再,昔日的小孩儿都成了帅气的小伙子……

我想我是真的思念弟弟了!

把高考的话题抛的太远了。弟弟这家伙总不够自信,不如我。考试总觉得自己不行。记得初中他就是这样。中考结束,被重点中学录取(这于在读的初中只是十几个人的机会),至今提到这事,他还笑着说,“那真是奇迹。”奇迹哪是那么容易发生的?又怎么会那么容易发生在你身上……是啊,只希望高考不要把弟弟曾做过的努力忽视掉,我对它别无异求。就像当时我自己参加高考一样。

当时高考前,我写了一首诗。如今又到了这个日子,在此回顾一下,算是遥送给弟弟吧。目前来看,弟弟有很多方面胜过我,但这家伙总是不够自信,不如我。

伙计,高考悠着点啊。

亮剑

十数年来砺剑心,
一朝亢奋把示君。
寒光青气映日月,
热血豪情满乾坤。
锋出鞘外志必得,
竹在胸中技已臻。
看我所向披靡后,
高处立身观暮云。

注:
1. “亮剑”:当时似乎很流行的一个名字。
2. “把示君”:取自前人诗句“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朝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3. “观暮云”:王维《观猎》云“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
4. 当时的我果真狂放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