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arch 2010

这篇文章属于《梦之栖居》系列,写于2010年。

1月22日,阴历腊月初八。

21年前的那个腊八,我妈喝完腊八粥后把我生下来。今天,我们期末考试最后一科,自控理论。考完之后,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想到是我的阴历生日,觉得不能这么平常的就过去。恰好听室友说道《阿凡达》应该去电影院看3D的,虽然我此前已经把它下载到电脑上了,可此时突然决定——去电影院。

由于是临时的突然决定,去买票的时候不出意料已经没什么选择的余地了。只有午夜场还有好座位,同去的朋友体贴地说,那就等到12点吧。于是我们就在那里等着。等待的时候,旁边两位哥们儿在聊天,我听其口音十分熟悉,况又记起“全民搭讪运动”的理论,于是主动和他们接上了话。果然是两个老乡!他们刚大学毕业,两位好友一起来京城打拼,已经都有了着落。言谈间颇有几分生活的辛苦,但透着奋斗的气力。知道我还在读书,他们俨然成了过来人,开始感慨并教导我,大学生活真的是最值得珍惜的时候。我们聊到音乐,他们中的一位吉他弹了六年,另一位会吹口琴。我刚学笛子不久,都有点班门弄斧了。之后,电影快开始了,我们一起进场,他们把买的薯片赠给了和我一起去的朋友,我们包里的零食便没好意思拿出来……看电影时他们在前排,我们在后排,看完电影后也没再见面。没必要清高或是故作高尚,生活本该纯纯朴朴、真真切切。和陌生人说话——我们每个人从一出生就是这样,不是么?

电影《阿凡达》是卡梅隆十年一剑的又一突破,有人预计其票房可能会超过卡梅隆本人的前作《泰坦尼克号》,成为新的纪录保持者。我竟然也成为了一位票房贡献者!我喜欢电影,但之前从没主动去过电影院。班级一起组织去过,总觉得几十块花的不值。现在来看3D版的《阿凡达》,过后觉得值。主题、故事和效果都不错。散场时已近凌晨三点,看到屏幕下方一行字,“请您离场时注意带好钱包、手机和男朋友”,不禁欣赏地一笑。看来处处都有美的存在。

决定不回去睡了。凌晨三点的京城,路上偶有车辆。我们游荡在中关村大街,搜寻着可以待的地方。在我某次转头的时候,发现几辆车整齐地停在一条线后面,前方空阔无人,但它们仍然静静地等待,直到某个红灯变绿。我顿时很觉震撼,自己亲眼看到这种场景,比任何描述都有感染力。回过头继续走的时候,突然意识到可能路口都有监视的摄像头。唉,监视摄像头,我为什么要想到你!……

从中关村游荡到五道口,才得以进入一个麦当劳的店。我执意要消费,为了他们整夜不打烊的服务。趴在角落的桌子上小憩了一会儿,怎么能睡得着?这种环境下,旁边有形形色色的在此过夜者,一群或是一位。外边是夜,里面仍是社会。醒来默默地看了一会儿周围人。突然,不知什么时候到来的三位老外中有一个站起来向着人群喊:“Hey, attention! People, hey, people, attention please!”我感兴趣地看过去。其他人似乎没有太多反应,继续着各自的谈话或是其他的事。外国朋友可能也感受到了冷落,没趣地坐了下来。他们三个大声地谈笑,桌子上杯盘狼藉。我愈加感兴趣了。鼓起勇气,走过去,一句”Hey, guys! What’s the topic? ”便加入了进去。他们很热情介绍自己。一位来自法国,一位来自巴西,一位来自墨西哥。原来竟也是在清华求学的!我问刚才要广播什么消息,那位巴西哥们儿突然又来了兴致:”I am engaged!”他显然很兴奋,问我这用中文怎么说。我当时犯糊涂,硬是没明白他说的”engaged”到底指什么。再加上他们谈话内容颇为少儿不宜,便赶紧敷衍了过去。

后来他们离开了,我们互道再见。可是哪里还会再见面呢?我注意到朋友已经在笑着看我了,便走过去,向她说明情况。天色已然微亮,麦当劳店里一夜未变的背景音乐仍在循环播放,顾客你来我去的更新着。我们俩换了靠窗的位子,就那么坐着,聊着,感慨着大学、未来、人的一生……周围人事变换,我们一直一直地坐着,聊着,直到中午离去。

这位朋友是高中同学。感谢她能陪伴我度过21岁的生日。

回到宿舍的时候,躺在床上回想,突然意识到那位巴西大哥说的” I am engaged” 应该是他要结婚了!这又想起谈话中的几句当时似懂非懂的英文,更坚定了这个想法。他应是想把自己的兴奋之情宣布出去,而我——竟没懂他的意思!

在电影《阿凡达》中,有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话,就是潘多拉星球上的纳维人对地球上一句英语的运用:“I see you。”——以此作为此篇纪实的结尾。

2010-1-24

于乐水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