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arch 2010

这篇文章属于《梦之栖居》系列,写于2010年。

清华人指的是一个群体,这个群体身上具备人所共有的属性,也有与众不同的特色。在国庆游行活动这个规模浩大的工程中,这个群体展现了它的方方面面。我就从个人的角度,结合自己参加游行活动的经历和切身感受,对所认识到的清华人形象的某些侧面作个描绘。不求全面系统,只讲真知灼见。

我几乎参加了游行活动的全程。最初开始动员报名的时候,辅导员让班长向同学们传达通知。刚听说这个消息时,班里的同学反应大不相同。有些人表示愿意参加,但大部分人对此不是很热情,甚至故意表现地很“愤慨”。其实这不是个例了,我们经常会喜欢抱怨,对各种事情发发牢骚;但牢骚归牢骚,真正行动起来那是毫不含糊。不知其他系怎么样,我们系是完全自愿报名,但后来,在党员和积极分子的带动下,报名人数甚至超过了所需。提到党组织的作用,其实在清华有很多人对此并不是很在乎。作为有主见有思考的一群人,清华学生对是否入党有自己的认识。他们不跟风,不随流,有些人就是对党组织不感兴趣。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对国家、对社会的责任。在这次完全自愿的活动中,有大批的同学是普通群众,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能说明问题。

清华人一旦做起事情,就会争取做到最好。这或许已经成为这个园子所孕育的传统精神。开始训练的时候,尽管很累很辛苦,但每个人都认真对待,用心走好每一步。作为清华人的那种自豪感和使命感,让我们不断提醒自己:不能比别人差,那是很没面子的事。果然,有付出就有收获,第一次与其它学校的合练中,我们就创造了令人满意的成绩,被评价为“走得最好的学校”。所谓君子不战则矣,战则必胜,已然成为清华人的秉性。当年的老校友,即使扫厕所,也要扫得最好,便是这种清华精神的最好体现。

“学在清华”的美誉,向世人展现着清华人对学业的重视,学习氛围之浓厚。国庆游行中,在休息的间隙,你可以看到有同学拿出GRE的单词在背;你也可以听到两三个人在谈论电子技术实验。由于这次游行活动参加人员分布广泛,有本科生也有硕/博研究生,甚至还有老师,这就给大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沟通机会。你经常会听到关于“试验室”、“研究方向”、“导师”等话题,使得这训练集会有点学术交流的味道。作为一个清华学生,不管什么时候,学业都是受到重视的,这是我们的看家本领。

我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们有着清华人的神圣称号,但我们仍然是一群八零后的青年。平时我们习惯对自己高要求、严约束,但同样也会具有活泼顽劣的一面。在清华的学生中不乏那些擅长搞笑逗乐的高手。在国庆游行这个能与不同院系不同年级同学接触的活动过程中,不时会被一种颠覆权威和传统的另类智慧而震撼,不禁赞叹道:原来我们清华同学这么有才!在良乡机场的时候,厕所匮乏,大批的男生站在机场旁的田边就地解决。身穿训练服的学生排成一排,俨然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大家注意到这一点,都善意的笑着。这时,一位同学朝他们高喊:“注意排面!”众人爆笑。接着,又一个声音附和着喊了起来:“A面换B面!”……这使得当天把我们淋得湿透的大雨被哈哈大笑的欢乐所代替,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甚至就在国庆当天,盛典已经开始,我们在天安门等着游行,此时是胡锦涛主席讲话时刻。但由于离得远,我们根本听不清讲话内容。我们亲切的称主席为“涛哥”。这时我身边的谈论话题是涛哥的讲话将以什么结束(其实大家都知道按照惯例国庆盛典中主席讲话都是以几个“万岁”结束)。忽然一个同学语出惊人:“涛哥的结束语可能会是这么两个字……”“哪两个字?”“阿门”——他说。啊哈哈哈哈……

在游行的训练过程中,会有各种各样的领导来看望、慰问、检阅我们,台上担任指挥的也有不同的老师。对待领导和师长,我们一视同仁地怀有真心的尊重和敬意,但对不同的表现也会显示不同的“好恶”。与北大的所谓“嘘声”这类不明不白故作高深的信号不同,清华人更倾向于“喊出来”。每次训练集会中,经常会听到一群人一起吼出他们的声音。“好!”是最通用最简捷的声音,带着一股豪迈和男子汉气概,用来表达我们对某位领导的某句话的赞赏——其实还能蕴含各种各样的感情。如果老师口令或指示有什么错误,也会得到毫不留情的大声回应,所以在这么一群人面前的舞台上一言一行都得小心。印象最深的是某位老师临时接替指挥角色,对喊口令不擅长,几次的立正口令都节拍不对,被大家“愤慨”了好几回。突然有一次,他竟然喊对了!这时,不知从哪里响起一声“好!”,于是铺天盖地的“好”此起彼伏,掌声也响起来了……估计那位老师面对这群直率调皮的学生只能苦笑了。

清华以工科为主,男女比例失调是人所共知的。因此清华人中流传有一种特别的“重女”现象。国庆游行活动中,女生在一大群阳刚之中给我们带来了别样的色彩。我们二大队的教官就是一个既漂亮又严肃的女国防生。她在我们口中被可爱地称为“女BOSS”。为了看到女BOSS灿烂的笑脸,不知我们付出了多少努力和汗水……这也算是一种精神力量吧。自不必说,参加游行的少数女生得到了广大男同胞们的热心照顾,在混乱的天安门疏散区,你若看到一男生通过手持物牵引着一位女生以防走失,不必怀疑,那肯定是清华的!凌晨在长安街上集结,不知哪个学校的一队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女生从我们队伍旁走过,顿时,只见刷刷刷的眼光全汇聚过去,就连队长也不例外。对于清华人,欣赏女生,是一种生活方式。

…………

还有许多可以说的就略去吧。国庆游行活动过去一个月了,我在其中接触、认识的人却定格成画面,留在印象中。他们诠释着“清华人”的内涵,也生动了“清华人”的形象。国庆,有清华的参与;游行画卷,有我们清华人浓重的一笔——虽然很遗憾地,央视欠清华一个微笑。每当回想这次难得的经历时,涌现在脑海里的不是上纲上线深刻宏大的抽象意义和思想认识,而是那些生动具体的人和事。我可以说一套一套的思考和理论而毫不认为其假大空,但我更喜欢这样真实地描绘,实实在在地记录。莫非,这也算是清华人的一个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