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June 2010

这篇文章属于《梦之栖居》系列,写于2010年。

历来对“管理”的概念众说纷纭,各种说法从不同的角度揭示了管理的内涵。下面我结合自己的学习和理解,对管理的含义、本质、实施方式等方面说一说自己的认识和观点。

先介绍一下管理理论的发展概况。管理理论是在人类管理实践和经验总结的基础上逐步形成的。一般认为,到目前为止,管理学理论的发展经历了古典管理理论、近代管理的发展、当代管理理论等几个大的发展阶段。这里主要对处于基础地位的古典管理理论作一详细介绍。古典管理理论有三家有代表性的学说。其一是美国管理学家泰勒提出的“科学管理理论”。该理论要解决的中心问题是提高劳动生产率,泰勒主张对生产实行标准化,以科学工作方法取代经验,把管理计划和执行职能分开,在管理控制中实行例外原则,即管理者将日常事务授权部下而只对例外事项保留处置权。泰勒率先在管理实践和研究中采用了观测、调查、试验等近代科学分析方法,可以说是开开创了科学管理的先河,被称为“科学管理之父”。其二是法国的法约尔提出的“一般管理理论”。法约尔认为管理只是经营活动的一个方面。经营是引导一个组织(尤指企业)趋于一定目标,它包括六方面活动:技术活动、商业活动、财务活动(主要指资金的筹集/使用/控制等)、安全活动、会计活动、管理活动。管理只是其中之一。法约尔还明确提出了管理的五大职能(即计划、组织、指挥、协调、控制)和十四条原则。他的这些理论为后来对管理过程的研究奠定了基础,提供了一般性的框架。第三位著名的古典管理学家是德国的马克斯·韦伯。他提出了著名的“组织管理理论”,又常被称为“官僚制”。该学说强调外在于个人的、制度化的理性权威。官僚制管理的主要特征有:在劳动分工的基础上,规定每个职位的权力和责任;管理人员根据制度规范负责特定工作、执行自己职位所具有的必要权力;所有人权力受到有关章程的严格限制,服从于制度而非服从于某个人;管理者忠于职守而非忠于某个人。韦伯理论倡导理性精神和合理化,摆脱了传统组织随机、易变、主观、偏见的影响,适合大型企业组织的需要。他奠定了制度化管理的基础。有了前人的开创,后来的管理理论发展迅速。近代管理理论主要在关于“人”的假设和人际关系学说的基础上进行研究,发展出了组织学说和行为科学。到了当代,各种流派层出不穷。最新的发展趋势包括企业文化热潮的兴起和信息技术对管理的影响(即企业信息化)等。

我觉得对管理的定义中比较好的一个是:“管理是组织中维持集体协作持续发展的有意识的协调行为。”这个定义指出了管理是依托于组织的,其实质是协调,这种协调是有意识的,目的在于维持集体协作的可持续发展。当然上述定义是综合性的,并没有涉及管理的具体职能。管理的职能除了法约尔的五大职能说,根据巴纳德的“组织理论”,还可以概括为以下四方面:组织目标的设定和转化;确立和维持信息沟通系统;确保必要的活动进行;领导。我发现一般的管理都是狭义地针对一个组织、一个集团而言的,其实我认为可以从系统论的观点来扩展一下。我们的对象可以是一个任意的系统,管理就是使该系统朝着设定的或期望的“最优目标”发展。这样我们日常所说的“自我管理”、“情绪管理”等都包含在了其中。而系统优化主要就是实行控制,控制一般都要涉及反馈,这就要求信息的正反向传递和沟通。可见,“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与上述管理理论的内容是统一的,但应该说更广泛一些。当然,社会科学领域的问题与自然科学领域不能混为一谈。因此我们常说,管理既是一项技术,也是一种艺术。通常所说的管理主要是对一个组织集体的管理,主要是做“人”的工作。从这个角度说,我认为管理的本质就是协调人、激励人,使组织中的个人发挥最大的潜力,并且能汇聚成更大的组织力量更好地实现组织目标。顺便提一下,我觉得“管理”和“领导”还是应有所区分的,“领导”更强调制定组织目标、把握发展方向的含义。但一般都把领导作为管理内涵的一个方面。

至于管理的实施方式,自然有一些基本的理论套路,但我觉得具体到操作层面,应是各种各样,没有定论的。

古典管理理论中的“官僚制”因其高度的理性和制度性成为一般企业追求的理想管理模式。但近来也有许多著名公司如谷歌实行特色人性化管理:上下级之间可以自由交流,技术员工的上下班不做严格要求,只要在一定时间内完成项目任务即可。这种着重目标要求而不限过程的管理方式我比较推崇。试想,只要被管理者按照时间和质量要求完成工作,他可以自由安排自己的完成方式,这就给被管理者提供了充分的自主权。但这需要管理者对进度和要求的制定把握很准,也对被管理者自觉性和自我督促性要求较高。个人感觉这种管理方式比较适合高技术、长时间跨度的管理。

现实中的管理方式因人而异、因公司而异。例如案例中“小肥羊火锅”采取的肉源自供应模式、连锁店信息化管理,“易事特”公司的军事化管理等等,都带有管理者本人的特色,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根据公司的规模和类型,选择适合自己的管理方式才是最好的。

做管理是一种权力,也是一种责任;是一种技术,也是一种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