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June 2010

这篇文章属于《梦之栖居》系列,写于2010年。

(一)

小学时,那时学校放假时都让学生到地里回收农民收庄稼之后遗留的果实(例如麦子、花生等),交给学校。我与一个伙伴一起去到地里做这任务。当时可能是找了半天没多少收获,看到一块未收的花生田,长势良好,就开始直接拔了。不料被捉住了。记得很清楚,那位农民伯伯把我们的书包和我扣下,让同伴回家叫家长。最终我奶奶来把我领走了。

(二)

小学时,调皮的男孩子喜欢与女生闹着玩儿。当时不知怎么惹上了一位女生,我们两人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记得很清楚是打在后背上。后来,女生首先忍不住哭了。她还哭着离校回家了,最后好像把她爸爸找来了,当天好像也下雪了,这些都记不确切了。

(三)

初中时,当时教我们生物的是一个年轻(漂不漂亮记不清了)的女老师。有一次不知什么原因她被我们“逼迫”唱了一首歌。那首歌就是《盛夏的果实》,那是我第一次听这歌。至今我偶尔哼唱这首歌还会想到当时这件事。

(四)

高中时,班里一起看一部电影,叫做《晚春》,特别感人,当时我们不分男女,都哭得稀里哗啦的。我没带纸巾,记得似乎用的旁边某人的纸巾。后来回到教室,我先赶到,在黑板上写了一句话,“眼因流多泪水而愈益清明,心因饱经忧患而愈益温厚”。印象中是冰心说的,当时刚学过不久的一篇课文里的。现在想起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竟然在黑板上写了这么一句话!

(五)

高中时,学校在教室里装了多媒体设备。由于是新装备,很多老师都不会用。对学生来说当然也是新东西。我记得有一次放学后,与几个同学一起在那里研究那个幻灯片怎么用,几个人合力把操作搞明白了。恰好,第二天上生物课的时候,生物老师问有没有人会用这个,会的话就把他写的东西放映出来。全班静默一会儿之后,见几个同学朝我示意,我就勇敢的站了起来……

(六)

高中时,我睡觉特别死,一旦睡着,什么也不知道(现在估计也是这样)。记得有一天,宿舍同学告诉我,昨晚熄灯后不久几位老师到我们宿舍调查某事,全宿舍同学都起来了。我说我怎么不知道,他说就你一个人睡着了没起来,老师也没管你,只调查我们了。印象中,所谓的“某事”,好像是说当时有位校领导在宿舍楼下遭同学扔东西。

(七)

快高考时(还是关于宿舍),有一次我与一个要好的朋友晚上放学后不回宿舍睡觉,在操场上转悠。转啊转,直到全校熄灯了才回去。回去时很晚了,其他人都睡下了。我们急急地走,路上遇到了巡查宿舍楼的老师,大家都认识,我们啥也不敢说,那老师也啥都没说。我们几目相对之后就各走各的,我回自己宿舍睡觉了。第二天起床后,同寝的同学说昨晚干吗了,查寝时你不在。而且告诉我,我那好朋友的班主任还专门到我们宿舍来找,说估计就是我把他的学生拐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