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August 2010

这篇文章属于《梦之栖居》系列,写于2010年。

一零年七月,在某公司实习一个月左右。期间过程已有专门实习日志,这里仅对一些有趣印象做些记录,留作回忆。

(一)关于“马桶男”

我们三人(以孟、闫、余记之)入住宿舍不久,即陷入马桶被堵的窘境。三人合力无法解决问题,只能求助于某后勤大叔。大叔接到举报,迅速出动解决了问题。谁料不久马桶又堵,我等大窘,无奈只得再次向大叔求助,如此三番,我们自惭形秽,料想大叔必定在心中埋怨,这群马桶男……附马桶事件最终解决方案:我们三人联合规定“此马桶内不得放大!”

(二)关于“剪切男”

一日,某男需要一个软件,闫这里恰有,于是拿U盘拷给他。闫回来后,说起经过曰:“该男直接把我U盘上数据剪切过去了!”后暗地里称该男为“剪切男”,直至实习结束。内幕:其实,剪切男就是修马桶大叔……

(三)关于Word的保存

公司似乎有份国家标准要发布,需要找人进行打字输入工作,从我们三人中挖掘打字快的人才,余应征而去。回来后津津乐道曰:“我在Word里输字,旁边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叔不断的指着屏幕左上角那个方块说,‘你点这个,你点这个’。我已经按了Ctrl+S了,他还是不住的指着Word的保存图标念叨,‘你点这个,点这个’……”我们都对此十分无语,调侃道:其实当时应该故作惊喜地感激大叔说:“啊原来还可以点这个!我一直都是用菜单里的‘文件/保存’的……”

(四)关于“人生一场虚空大梦”

孟与闫谈到仙剑四里慕容紫英的一句经典台词:“无所谓好与不好,人生一场虚空大梦,韶华白首,不过转瞬,唯有天道恒在,往复循环,不曾更改。”于是三人唏嘘不已,以后对什么都要引这么一句。例如:

“开空调吗”“无所谓开与不开,人生一场虚空大梦……”“该睡了吧”“无所谓睡与不睡,人生一场虚空大梦……”“吃饭去吧”“无所谓吃与不吃,人生……”算了

(五)关于研发部员工的分类

闫独具慧眼,不久便将研发部人员分为如下几类:1、努力工作,准备跳槽;2、不努力工作,准备跳槽……另:努力工作的大部分是男员工,不努力工作的大部分是女员工

(六)关于负责我们项目的“总”及其“小弟”

我们三人各自做一个项目,CTO为我们每人分配了一个指导者,贾经理、管经理和张经理,又称为某“总”。我们总结了如下结论:坐在这些总周围的都是其小弟;管总整天面试招小弟,贾总整天打电话,张总整天从网上下电路图印自己的名儿;只有“总”才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其他人都用公司的台式机。我们三人准备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带到研发部,总结出此结论后便不敢了,理由是“会遭人侧目”。

(七)关于生产中心的大妈

孟自己设计制作了一个显示板,要借用原有某产品的电源板,但只有焊接在一起的原产品,只能到生产中心去拆焊。遇见一大妈,对她说,“我想把这电源板和显示板分开……”大妈二话不说,接过原产品,烙铁刷刷刷几下,两手一掰,两块焊接紧密的电路板就开了,丝毫不影响重用性!孟某五体投地中……后来又找她焊接,变为六体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