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November 2010

这篇文章属于《梦之栖居》系列,写于2010年。

走路从北大回学校,这我之前从来没有干过,今天是第一次。

之前就算往返北大,那也是骑着自行车的。刚推研到北大,这才大四上学期啊,就被导师要求每周去实验室了(当然也是为我好,尽早接触研究领域嘛)。因此这段时间每周两天骑车去,晚上骑车回来。可是不料,自行车突然被盗了!我一直说,这偷车的人太没追求了,我那破车也偷。这车跟随我三年多了,当初到我手里时就是二手车的身份,且已经很显沧桑。这三年来,已修过多次,如今除了骨架和轮子,已经没啥东西了,还值得偷么?莫非那偷车人是看中了我花一块钱精心安装的塑料铃铛?还是觉得反正这车连锁也没有,不拿白不拿,就顺手牵羊了……不管怎样,我这车是没了。一件十分熟悉的东西突然就这么消失了,也让人挺不爽的,虽然我早就吵着这破车赶紧丢了换新的……

车丢了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我必须再搞一辆。当然在此之前只能步行了。从北大那边的实验室回来本来骑车一二十分钟的事,现在要走一个小时左右。但骑车匆匆而过,走路则会有另外的感受。就在中关村大街的路东,离清华西门公交站不远的人行道那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晚市。时间是晚上六七点。我走过这里,发现有卖衣服、鞋子、各种用具,甚至还有数码产品。反正也是悠闲地走,我就顺便逛逛。看到一件比较不错的冬衣,问多少钱,看摊的说只要二十几元。

我正惊讶于这么高的性价比,那位大伯说:“这是旧衣服。”

我愣了一下:“旧的啊?”

“对。”他说,“你要新的应该也有,但很少。这里主要是一个二手市场。”

我一时明白过来,原来如此啊。夜幕中看不清,这二手的衣物和新的似乎也没啥区别。我四处看了看,果然都不是新的。鞋子、背包、甚至耳机和MP3都是用过的。看到这么多衣服鞋子,我意识到自己也需要添置冬衣和鞋子了。我就仔细看了看那些衣物感觉质量挺好的,而且也都是洗净过的,看不出和新的有什么大的差别。鞋子也是如此。甚至我都有过要掏钱买的冲动。我还看了一个要价15元的看上去很高端的耳机。由于自己刚买了个新的MP3,就没去看那些数码玩意儿,但我对这些二手的东西还是很感兴趣的……

最终什么也没买就离开了。但我开始对这个傍晚的二手市场萦怀,边走边想:这些人还真有心,他们从哪里来呢?又从哪里收集这些二手商品呢?谁来买呢?记起一位大伯似乎说过这些东西大多从学生那儿来。确实,我甚至还看到了轮滑鞋——我的轮滑鞋就已经被搁置许久不玩儿了。如果一个学生喜欢常买新衣服新鞋子,那他衣鞋多了穿不完把多余的卖了也是很正常。还有那些书、背包、数码产品,我似乎能觉察到它们确实来自某个大学生。至于这些旧物最终流向那里,却是个谜。

我又想起光顾这些市场的有不少农民工朋友,是了,这些来打工的人们肯定觉得那儿的东西实惠。如果这些旧物主要流向他们,也很不错。此外,似乎也有一些女孩在挑选那些高高的女式鞋;当然像我一样的小伙子也有。就我而言,我其实是有买的冲动的,但不知为何还是谨慎了。买旧衣服穿显得节俭,很像励志故事中的主角所为,但我是不是害怕这样做显得寒酸呢?可反过来说,我又希望自己保持节俭的习惯,就如我缺钱的时候一样。其实买旧衣服也挺好的,物尽其用,人得其惠。要不下次路过的时候再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对了,我一直用的自行车不就是二手的么……

这么想着想着,我已经走到了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