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April 2011

这篇文章属于《梦之栖居》系列,写于2011年。

余近日重阅梁先生之《少年中国说》,慷慨激昂,豪气顿生。遥想当年热血书生,为救我中华于水火,兴我华夏于东方,可谓群情奋起,前赴后继,浩浩汤汤。彼一代先驱,历经艰辛,终至九州解放,玉宇澄清。既而后者承继前业,革政治,兴经济,开国门,纳良策,发展之势如浩荡之波澜,激流而下,一泻千里。何其壮哉!

及至于今日,民趋乎定,百业俱兴,我中华已傲然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然,诸多时弊犹存,与西方之差距仍甚。中国之“胜于欧洲,雄于地球”,虽可拭目待,亦尚需再接再厉数百十载。吾观今日之中国,可谓青年之中国;而强此中国者,必我中国之青年!

青年者,乃人生体态已定,筋骨已成,血气方刚之时。国之称“青年”者,谓其局势已定,而发展之潜力初显,社会之面貌日新,前途无量也!昔康梁之时,中国所以可称“少年”,为旧制方去,而新路未卜,尚处探寻摸索之期;恰似人之初少,可贵于风发意气,壮志雄心。而今日中国所以称“青年”者,因其道途已定,旗帜在举,犹如人二十五岁余,事业明于心而待奋斗,成竹存于胸而待描绘。此非社会主义之于我乎?又青年之比于壮年、老年,经验乏也,实力弱也,整体不及也。此非初级阶段之于我乎?故称“青年之中国”,可也,当也!

我中国虽暂有不及彼欧美处,“年青”之限而已。主义既明,潜力既存,必可与日俱进,终期于强。而行强国之路者何人?雄胜之倚靠何在?曰:在我青年,在青年之有为。

青年虽稍乏于稳厚,然优于勇量;虽稍乏于积淀,然优于创新;虽稍乏于顾全,然优于激情;其思想尚澈,腐败投机之心、束缚拘囿之弊,皆未深染。况其所缺者,又可日渐备也。如若有治国平天下之心,必将则优而从,裨补缺漏,而臻于善。其力岂足疑乎?廿一世纪,为我中华崛起之世纪;而我等青年者,正当此伟业之主力。今日之青年,于不久将来即接国家之巨舵,成砥柱于中流。盖青年强,则国强,青年败,则国败,非戏言也。“任重而道远,士不可不弘毅。”吾辈勉之。

我青年欲强国,当思强国之道。余不自量,略抒己见。

国之强,在乎信仰。信仰乃国民之本,社会之基。于国于人,欲其永立,则本基必正。当今思潮横流之中,我青年当志存高远,抱共产之信念,怀解放全球、世界大同之良愿。为一人一生之私而追名逐利,拜金享乐,岂可立为本乎?至于蝇营狗苟,作奸犯科,更何足道哉!境界实有大小,信仰成于先,则践行随于后。故成大业者不可不深思慎取之。

国之强,在乎实力。经济财富我等有能于此者应兴业以增加之;科技前沿我等有能于此者应研究以引领之。体制当优化之,文化当繁荣之,等等皆需能者为之。国民素质,综合实力……我岂甘落于人后乎?欲国之强,当致力于此诸项。

大国之强,其目仍多,其路且长。吾一小生尔,心力尚微,言自浅甚。而实欲指其大端,振奋精神,发青年之志,明强国之愿;企与当代青年共勉励,为中华之崛起而修学储能,自强不息,他日成才以强国,无愧龙之传人。须知青年之激情,无往而不前。正所谓——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吸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中华之青年者,必当强盛我中华之疆!

于零八诸事中,见我青年学生之力,而吾又当此韶华,故有感不吐不快。遂捉笔,仿作前人之文,写心中意。余自今以后,亦愿与同辈一起,自命“青年中国之青年”。

(2008年12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