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ay 2011

这篇文章属于《梦之栖居》系列,写于2011年。

“如果大学四年没有好好利用图书馆,那你就丧失了一笔宝贵的财富。”刚进清华时,我就听到了这样的话。如今,大学四年转眼就结束了,我可以自豪地说,在图书馆这儿我算是赚到了!

具体的人民币数值可以大致算一下,144本书(截至今日的借阅记录,还不包括馆内阅览而没有借出来的),以平均每本20元保守估计,一共3千块。就是这么实在。

关于图书馆有很多要说的却又不知如何开始。我能想起我在老馆的报刊杂志室度过的整个下午,那还是报刊杂志室没搬到新馆的时候。我能想起我徘徊在新书阅览室的书架前,享受着比在书店更升一级的乐趣——看上哪个随时可以抱走。我能想起我在图书馆静静地错过某门课的期末考试而导致挂科。我能想起在图书馆的喷水池边从白衣服的女孩手里接过了那株忐忑的盆栽。我能想起在二楼结算处缴纳一元到十几元不等的过期罚款。我甚至还隐约记得我在老馆的地下层买过一罐饮料,现在那个自动售货机不知还在不在了……

我曾专门探索图书馆新馆,从一层到四层,从最热门的新书阅览室到偏僻冷清的外文书籍借阅区。我曾特别讨厌在图书馆自习的同学,他们可能把整个图书馆的座位全部占完,导致从某个区拿起一本书然后遍寻周围几个区都找不到地方可以坐下看。我曾经在图书馆举办的学长赠书活动中不知廉耻地淘回几本书,也曾在新书展上自作主张地把喜欢的书放到推荐车上(这些书会被图书馆购买)。

老馆基本全是古籍,没什么可看的书,但那里有着巨大的供多人一起自习的空间。著名的老馆自习室,据说是备考GRE的人群聚集处。有人特别喜欢到老馆自习,而我从来没去那里自习过。各人习惯不同吧,我喜欢去三教。图书馆还开课,有文献检索和图书馆管理相关的,我也没上过。

虽说图书馆已经很大了,但相对于众多学子来说永远是小的。除了校级图书馆,其他有些院系还有自己的专门图书馆。百年校庆时,清华新建的人文社科图书馆也正式开馆。而且清华对图书馆的扩建还不会停止,因为就在校庆那天,我偶然中撞见了廖凯原先生捐赠的法学院图书馆的奠基仪式。这也导致我想写点关于图书馆的东西作为纪念。我使用新建图书馆的时间不会太长,但有一个场面会长久留在我的印象中:

早上八点,在宏伟的新馆大门前,长长的队伍一直向外延伸,图书馆以它沧桑而沉静的面容,迎接莘莘学子迈入知识的殿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