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November 2012

人的狂热也就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当然主要是时间会慢慢冷却掉一切。当初看她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现在却突然觉得不喜欢。 这不是她人变了,而是自己的心变了。心若变,世界就变。有时会拿理智去说服自己,不要这么任由主观意识肆虐, 应该力争去掩盖不和谐,但情绪这种东西就是这样,唯有真实才有价值。我今天真切地产生了反感。 于是我不会去故意粉饰,也不会以偏概全,只是拿上面的结论去解释一下而已。

也许更久以后,连反感都不会有。因为对一种事物心生情绪需要有刺激,或者有铺垫,否则只会是淡漠。 与我无关。尤其是我,对外界的信息有种天生的屏蔽,凡是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都很难给我带来过多的影响。 淡漠才是人的常态。不论是狂热的爱还是厌恶都是一种短暂的迷失,迷失于真实和虚幻之间。要么美化了一切,要么放大了缺点, 本来无所谓好坏的,也变得有了好坏;本来微不足道的,也变得显著起来。

然而,恰恰是这些不淡漠的时刻,让生活多姿多彩;是这些短暂的狂热,使生活有滋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