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uly 2012

今夏去了陕西的杨凌镇。

我是跟着实践的队伍去的,本来目的是对“杨凌模式”进行调研,但这些学术性的工作主要由同伴完成了,我除了帮忙拍些照片、帮忙活跃气氛,基本算是自己开阔眼界去了。 几天下来,印象最深也最想写的就是在杨凌看到的硕果累累。丰硕的果实,激动人心的果实,我才发现自己对其竟是如此的痴迷!

杨凌是一个国家级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又是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所在地,因此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中国农业技术发展的前沿。 而且近年来它逐渐从原来的村镇向着“城市功能完善,科教优势明显,产业特色突出,生态环境优美”的现代化科教城发展,算的上城市化的典范了。 我在那儿看到不仅镇上跟城市没太大差别了,而且有的村子也已经高楼林立、生活富足。 他们一方面依托于西农大,将现代新技术应用于种植养殖,将高校的教学研究跟农业实践紧密结合; 另一方面在周围建立了相应的工厂,对农产品进行加工包装,提高其附加值,完善产业链;此外,还结合农村特有的绿色环境,搞起了农家院住宿、参观旅游等副业。 这样的农村,当然是有前途的农村,也是中国广大农村所向往的。

在国家的鼎力支持下,杨凌取得的这些建设成果有目共睹。这也是“硕果累累”,也足以激动人心。 但我此行更难忘的,则是自己站在果树下,游走在果园里,看到眼前那新鲜的、真正的、植物的果实时的那种心情。

有时候我会好奇这究竟是自己个人的特点,还是人之常情。面对大自然,会有一种原始的喜悦,一种带着仰慕和亲近感的兴奋。 或许是在城市待久了,厌倦钢筋水泥之后,自然风景带来了一时的新鲜感;但我总觉得有更深层的原因在里面。 这种像对待自己的爱人一样的感情,在诗人的作品中也是有的。我想起了他们扑倒亲吻大地的情景,我想起了他们热烈的直抒胸臆的句子。我 曾以为是矫情和做作的东西,慢慢能够理解了。我也许写不出传世的诗篇,但我拥有了类似的情结。细细想来,真是如此。我在累累硕果面前的心情,就是难以言表的诗意。

果实是生命的精华,果实也是最初的收获。果树长了那么久才结出果子,把养分都存进里面,也把希望存进去了。 一般人不会去细想植物的生活,但不能不承认,那跟人类一样都是自然界的奇迹。如果果树有意识的话,她们对自己结的果实和人类母亲对自己孕育的孩子一样, 看着他们一天天长大,应该满心都是幸福吧。但作为植物,她们无法阻止人类的干预。人会把果实摘走,去享用果子所带来的甜美。 我不愿想象果树会对此有悲惨的反应,反而更愿意认为果树对人的采摘是一种欢喜的态度,就像人类母亲看着自己的儿子去建功立业、实现人生价值时的心情一样。 而从人的角度说,我们直接从树上取到的是最原始的收获。接下来会有各种加工、转化,但都比不上直接从地里长出来的新鲜的更让人有创造感。 从最初的小种或小苗到甜美的果肉,这个过程从大地、阳光、空气等处获取看不见摸不着的输入,最终产生实实在在的物体。 这给人一种从无生有的感觉,让人觉得所付出的劳动有了依托、承载和归宿。我站在硕果累累的树木前,就会感受到这种莫名其妙的喜悦,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有些东西确实是最接近人内心的。在这些东西面前,现代的机器、楼宇、网络,乃至社会人际,都被淡化,心中回荡的,就是那种原始的呼唤。 或许看到硕果累累时,我的心情即源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