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January 2012

有一个画面一直留在我的脑海中,最近更是频繁地回显:国庆游行时的一天,我在我们的队伍中走着,你突然从后面跑过,拍了我一下,继续跟着你的队伍跑了。当时还是扎的那种小辫子,跑的很欢快的样子,就是一个小女孩儿恶作剧之后那样。不知你还记不记得那时的你。

然后还有一些画面:

有一次你来报亭时我乍一看没认出你来。那是冬天,你戴了一顶白色的帽子。从来没见过你戴帽子,所以很惊异。记得我说了“真好看”之类的话,就只见你笑,笑却不说话,估计对我实在是无语。不知你当时心里怎么想的。

好吧,还是忘不了你给我念新闻的那次。应该是你请我吃饭(惭愧!),在桃李园地下,靠里面的座位,你穿着鲜艳的衣服,杏黄色或是粉红色。你先吃完了东西,可能觉得不甚有聊,就拿出手机,说我给你念新闻吧。你说你喜欢温家宝爷爷,他很慈祥。我不记得我当时的言行了,总之算是糟糕透了!莫非我主要是去吃饭的?

某个元旦前夕,综合体育馆有新年晚会。我和你都在场,却不在一起。彼此发短信,你说你困了,“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这是原话。不知道为何对此印象这么深。而且当晚你不再跟我继续聊天的原因是“短信套餐用完了”——这也是你的原话。

(于2012年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