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November 2014

这两天在看《晏子春秋》。搭配着百度贴吧里的一篇帖子一起看,十分过瘾!

《晏子春秋》可以在这儿看:http://book.guqu.net/yanzichuqiu/6502.html

百度贴吧里的帖子名为《一枚史官的吐槽——景公晏子日常二三事》,地址为:http://tieba.baidu.com/p/3189176381?pn=1

现在的孩子既读《晏子春秋》又写得一手好段子,既有文学素养又有想象力,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下面摘录一段,作为诱饵(引诱大家去读《晏子春秋》。当然要和贴吧帖子一起读):

景公欲祠灵山河伯以祷雨晏子谏第十五

齐大旱逾时,景公召群臣问曰:“天不雨久矣,民且有饥色。吾使人卜,云,祟在高山广水。寡人欲少赋敛以祠灵山,可乎?”群臣莫对。晏子进曰:“不可!祠此无益也。夫灵山固以石为身,以草木为发,天久不雨,发将焦,身将热,彼独不欲雨乎?祠之无益。”

公曰:“不然,吾欲祠河伯 ,可乎?”

晏子曰:“不可!河伯以水为国,以鱼鳖为民,天久不雨,泉将下,百川竭,国将亡,民将灭矣,彼独不欲雨乎?祠之何益!”

景公曰:“今为之柰何?”

晏子曰:“君诚避宫殿暴露,与灵山河伯共忧,其幸而雨乎!”于是景公出野居暴露,三日,天果大雨,民尽得种时。

景公曰:“善哉!晏子之言,可无用乎!其维有德。”

----------以上是《晏子春秋》原文,以下是贴吧段子--------

齐国又人品爆发了,怎么呢?大旱啊!按照官方的说法那就是N百年一遇啊。难得主公在晏大夫不懈的调教……呃不,是教诲下,这次没有来一个不闻不问声色犬马。主公召集群臣说:“天不下雨天不刮风天上有太阳,地不下开口地不说话地上没有粮。”

主公一开口就得到了群臣的热烈响应:“主公,臣们恳请您说人话!”

“说人话就是,寡人派大仙去算了一卦,说是有阿飘好兄弟在我国大好河山作死……呃不,是作怪。寡人就想着稍微问纳税人要点钱,把灵山供奉一下,让阿飘走你┏ (゜ω゜)=☞!诸位觉得寡人这次是不是特别靠谱?”

听了主公这番话,我的群臣小伙伴们当场就惊呆了。由此在下曰:智商低还以为自己智商高的才是真正的智商低。

所谓术业有专攻,矫正主公智商这种事情一向是晏大夫的分内事,晏大夫当仁不让:“泥垢了!这个时候就应该抗旱救灾,整那些花里胡哨的有什么用!要把灵山比作个人,他的身子就是石头,他的头发就是草木。老天爷不下雨,他也高烧不退,头发干枯分叉。你以为他不想吃点退烧药,用瓶护发素?所以求他有用咩?!”

灵山:“太懂我了,来抱抱~”=3=

主公一想,有道理:“那拜拜河神总可以了吧?”

“快奏凯!河神的国家用水构成,什么水草精娃娃鱼精大闸蟹精就是他的臣民,老天爷不下雨,水位下降,河流干涸。他都要国破家亡了,他的臣民都要断子绝孙了。他都泥菩萨过他自己,自身难保了,所以拜他有用咩?!”

河神:“河艰不拆,嘤嘤嘤~”T T

说起来男神的话从来都是标准答案,但是我很想问一句大夫您今天是开启了萌化模式吗?这么严肃的场合您不要这么萌好吧。再说了,那些水草精娃娃鱼精大闸蟹精都是什么鬼啊,水草是怎么成的精啊!娃娃鱼精得长成哪副鬼样子啊?难不成您见过啊啊啊!!谁来停下我的脑洞!!(⊙o⊙)

主公表示他的智商到这个地步就算截止了:“那该肿么办呢,爱卿你一定会跟寡人说‘臣有一计’的对吧么么哒~~”

完了,晏大夫触发了主公的萌化模式。囧rz

晏大夫无奈:“好吧好吧吧,臣有一计,假如你搬出王宫出去暴晒个两三天,说不定老天爷就息怒了,就会下雨呢。”╮(╯▽╰)╭

我说大夫您这是负责任的回答吗⊙﹏⊙b?您真不是公报私仇,借此机会报上次主公让您下不了床的仇吗?这个天气暴晒两个时辰人就脱水了,您让主公晒三天,您家缺肉干了是吗?!

结果主公还真去晒了,唉……晏大夫说啥他就信啥。什么,你说主公忠犬感天动地,我看主公是智商欠费根本没看出来晏大夫在晃点他。但是,你还别说,主公出去晒了三天,活活晒成了非洲鸡,竟然真的下雨了!百姓也得以及时播种。

然后主公就顶着他那张天黑只能看见牙的脸感慨道:“爱卿的话说得好啊,比神棍还神棍,以后能(敢)不听吗,他的(肯)话(定)中(被)有(托)仁(梦)德(了)啊!!”主公,别以为我没听见您的潜台词!我这就跟男神打小报告去!!

不过说起来主公的猜测虽不中亦不远矣,不瞒各位为了验证晏大夫话有多准,我在晏大夫他家墙角蹲了三天。我就想看看晏大夫何来自信,莫非有后招?前两天没动静,第三天还真叫我发现了,夜半三更,晏大夫剑指青天,府上法光大作,山川之间鬼哭狼嚎,妖孽尽退后,只见倾盆大雨瓢泼而下……

晏子:“你知道的太多了……”→_→

“啊啊啊,男神,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再给我一次改过自新、重头做人的机会吧!”【抱大腿

主公:“你还能更狗腿点吗?鄙视!”

“他仙侠电视剧看太多产生幻觉了,我不与他一般见识。不过主公你,三天惩戒可够?”

“啊啊啊,爱卿,寡人错了,下不为例,再给寡人一次改过自新、重新上床的机会吧!”【抱另一条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