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January 2016

今天中午去燕南食堂吃饭,点了一份鳕鱼豆腐汤锅配米饭。上了楼,看到一个空位,对面坐着一个姑娘。

我走过去问:“这里有人吗?”

“没有。”她说。

于是我就坐下了。我看了一眼她,很美。我看了一眼她的盘子,也是鳕鱼豆腐汤锅配米饭。而且看上去她也刚买好饭坐下,还没开始吃。

我顺口说了一声:“你这也是鳕鱼?”

“是。”她说。

然后我们就开始吃了。

我看到她把漂在汤上面的香菜一个个夹出来,扔在盘子里。

“你不吃香菜?”我想说。但我没有说。

我看到她会先用筷子把鳕鱼或豆腐拨到勺子上,然后用勺子把它们送到嘴边吃掉。我自己则是直接用筷子吃。我取餐具的时候根本没拿勺子。而她除了在用的一个勺子,盘子里还放着另外一个勺子!

我很奇怪为什么她拿了两个勺子。难道另一个勺子是专门用来喝汤的?不至于吧?

对了,鳕鱼豆腐汤锅里的汤,能喝。但我觉得不好喝,可喝可不喝。

接着我看到她开始用勺子喝汤了。用的是她一直在用那个勺子。盘子里那个勺子还是没动。

这时我把鳕鱼和豆腐全吃完了。我开始看着她吃,看着她喝汤。其实我在吃饭过程中经常看她。但她似乎从来没有抬头看过我。

我看了一会儿,也有点想喝汤了。但我没有勺子。我不大好意思端起锅来喝,也没什么动力再去拿勺子。我开始打她另外那个勺子的主意。

我先简单猜了一下,她另外那个勺子应该是不会用了。有可能那是多拿的一个。也有可能是那个勺子不小心掉地上了,她又拿了个新的。

我非常好奇那个勺子到底是什么情况。如果是多拿的,我就能借来喝点汤了。或许我只是想与她聊天,谁知道呢。

不管怎样,这是个机会。

“你怎么会拿两个勺子?”“你那个勺子是怎么回事?”“你那个勺子是干什么的呀?”……

嗯,这种情况下就应该直接发问,前面不加称呼。

可惜我在心里酝酿了几次,却始终没能说出口。

我本想先问她那个勺子的情况,然后就借用那个勺子,这就可以开始聊天了,最后可以问她吃完饭准备去哪儿。

程序编得挺好,问题就在于根本没能运行起来。

她很快吃完饭走了。我坐了一会儿,端起锅喝了一口汤,也走了。

这汤啊,可喝可不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