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July 2008

这篇文章属于《梦之栖居》系列,写于2008年。

(一)

刚上高一时,排座位与一位女生同桌。她是一位温柔恬静的女孩子,说话细声细气,从没大声过。小口微张,眼目低垂,那样子十分惹人怜爱。

我很高兴与她接近,心想这一年要幸福地度过了。开学伊始,同学间不免要了解对方并谈些过去的事:你家住哪儿啦,在哪个学校读初中啦,中招考多少分啦……我发现与同桌女生很谈得来。她虽然很内敛,但与人打开话匣子,也不轻易就关上。更重要的是,她似乎只能跟我接触——我左边是路,她右边是教室的北墙。我们这特殊的地理位置使我们不几天就如同故友了,尽管彼此还有一些矜持。

她叫Z。这名字我至今记得。或许是因为“倩”是个动人的好字吧。

有一件印象很深的事。我与她谈论中招成绩时得知,她英语考了96分(满分100,我考了95分)。于是我半开玩笑地说:“以后英语可要多指教哦!”她立即满面通红,不好意思地只顾羞怯地笑。她知道我是以全班第一的成绩入班的,说出向她请教的话,很有取笑她的嫌疑。事实上,我也确实并非真的求取帮助。我的本意是让她高兴,让她看重自己。毕竟,人与人之间,互相鼓励是很幸福的事。还有,我希望她高兴。

她的恬静内敛,以及如水的温柔,我小心地珍惜着。当一份温柔放在你面前时,你不得不去珍惜。而事实上,那是第一份属于我的温柔。

然而没过多久,我们便分开了。有一天她莫名其妙地调到了后面。高一结束后便杳无音讯……奇怪,我在高一的集体照中寻觅,也没有找到她。

(二)

高中的第二年,我17岁。高二的班主任排座位时坚决地杜绝了男女生同桌的现象。于是这一年中我身边的女孩儿是坐在前边的三位。前后位之间接触还是较多的,这使我记住了她们。其中一位叫Y,人很秀气,平时沉默寡言的。这样的女孩,心思也是很细密的。有一次,我的读书笔记破边了,到处找透明胶带;Y小声地提议,不如用粘贴画,还美观。然后她送我一张精致的柯南贴画粘上了。我一直留着这本读书笔记;看到那个小贴画,我便会想起她来。

另外两位,她们的名字都很动人。一个叫C,一个叫W。C是那种细腻型的,担任副班长,学习也不错。我对她有种很奇妙的情愫,很可能缘于我对《边城》(沈从文)的品读。那里面的女孩子就叫C。W则是“大大咧咧”的女生,离所谓的“淑女”十万八千里。但她是真诚而纯朴的,一点也没有我极厌恶的矫揉造作。她们都很用功。高二了,大家似乎已经懂得要为未来好好地学习了吧。同学间也很少说几句话,大多时候都各自掩藏心迹,或许是忙……

那个停电的夜晚总是挥之不去。晚自习突然就停电了,同学们都很兴奋,跑里跑外,教室乱了起来。我放下笔,只是静静地坐着。心中有种莫名的冲动却被一贯的沉静压抑着。前边的女生突然转过身来,说:“我们聊天把!”我竟一时受宠若惊,更准确说是大出意外。她们平时与我一样,都为学习付出着,被学习牵绊着,默默的演算,书写,整天不说一句话。同学间的热情被人为地冷却着,大家似乎达成了一种“默契”——我们不能把未来安置在彼此间的谈笑上……原来,这太过分了!我们渴望沟通交流,渴望敞开小小的心。那些女孩子们,她们不表达,但她们确有寂寞,有热情和向往啊!

我真应该更早一点懂这些。那个夜晚就是期末考试的前一天晚上。我们谈的很快乐。然后,高二结束,人各一方。

(三)

高考又是一个终点。6月7日之后,同学便不再“同学”了。班级散了,我们各自回家了。但有一张毕业照,记载着一张张熟悉的如花笑靥,让人回忆一个个曾经的细节……

回忆中最鲜活的有一个女孩子。每当看到她纯真的笑脸,我都会有种甜甜的感觉。她成了留在我心中的一片云,代表单纯的云。她的言行,与世故无关,与做作无关,与他人的议论和眼光无关,完全源于内心的真实。有如一个精灵,大胆的活出自我,坦率无暇,婴儿般无所顾忌。她叫S,人如其名,清新脱俗之气扑面而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其美于自然——不仅形容外貌,而且行事为人。

许多人暗中笑她不懂事,但这位“傻丫头”却赢得了我发自内心的欣赏和敬佩。毕竟,这个世界上能在成长中保有单纯得人不多。童真与我们,渐行渐远。

我们在高二相识。那时我成绩很好,在学校有些名声。一天我正在教室看书,一陌生女孩突然来到我身边坐下。“你好,我叫S,想和你交个朋友……”她大胆率真如此。不知是缘分还是偶然,高三我又与她分到同班。刚入班时,她成绩不是很好,曾要求与我同桌,我找了个理由拒绝了她,她也不以为意,而是更加努力学习了。后来班里大调位时,我终于还是与她近了许多。她依然是那个有话站起来就说,不喜拘束的小丫头,尽管高考已近大家都共同营造着沉闷的气氛。她会在大早上刷过牙径直进教室把杯子放窗台上开始读书;她不顾班主任苦口婆心的劝说仍对冰棍恋恋不舍;她仍然是把书往我前面一扔,大声命令我给她讲题,讲了半天才告诉我是下一道……但这时她会给出一种调皮又带矜持和羞怯的微笑,让人顿生无限怜爱!

我曾写过一封信给她,真心称赞她的单纯可爱。在回信中,她说了这样的话:“我们现在还在校园,谁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其实我们每个人现在都还是纯净的,这是应该珍惜的时候……”

是啊,时间可能改变一切,“谁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转眼之间,好时光便溜走了。以前的人与事,随风飘远。

(四)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当这歌声响起的时候,我会一下子忍不住怀念曾经在我身边的女孩儿。进了大学,高中成为过往,但一些人儿永远留在了心中。我身边的女孩儿们,我们在成长的道路上相遇了,然后匆匆而过,或是一起走过了小小的一程。我们不可能留给对方太多,除了那些回忆的画面。但这已足够。她们在我生命的某个时刻,装点了空白,平添了美丽,也教会我许多。或者说,她们弥补了我成长中可能的缺陷,让一些朦胧的情愫得以归宿和依托。这些倩影像绽放在我生命中的花,带给我曾经的美丽,以及,如今怀念的伤感。

岁月飘飞,她们在哪里呀?或许这不重要。即使现实中花落的时候,回忆里花开。所以还是轻唱吧,“幸运的是我,曾陪她们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