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October 2009

这篇文章属于《梦之栖居》系列,写于2009年。

大二暑期,社会实践之后,得以在南方数地游玩。自古江南称胜地,羡慕久矣。当日来到江苏境内时,坐车行于郊县,但见水塘处处,已然感到与北方不同。几天下来,我只能说,白居易诗“江南好,风景旧曾谙”,与我心有戚戚焉。

实践是在江阴市华西村。结束那日,离华西,入无锡,直奔太湖。南方水多,船也普遍。但对于在中原长大、在北方求学的我来说,船是一种诱人的东西。于是不吝重金,买了太湖鼋头渚的门票。他们拿郭沫若的句子“太湖绝佳处,毕竟在鼋头”做广告,吸引了不少游人。在此处得以乘游船在岛间穿梭,观偌大的湖上,烟波浩淼,一望无际。虽然船上尽是人,远没有身处自然的心境,但起码新鲜感还是有的。最终到达太湖仙岛,四处走了走。经天街(还是对郭沫若的挖掘),过会仙桥,至灵霄宫。太湖产珍珠,这次见到了很多柜台里面的真品,大饱了眼福。离开鼋头渚后,又去了灵山的大佛处,但门票太贵了,我没有进去。见四面环山,我就爬上了能辟路的最高处,远望了灵山大佛和盛大的“九龙灌浴”场面。这之后,便离了无锡,前往苏州了。

无锡到苏州很近,我们乘坐的是和谐号动车,十几分钟就到了。这是我第一次乘动车,激动不已。

到苏州时恰是入夜,火车站旁的大桥在灯火装饰下熠熠生辉,让我对苏州火车站破陋之沮丧一扫而空。第二天,我们去了中学课本中提到过的苏州园林。狮子林相比拙政园更便宜,因而成为我们的选择。这是皇帝来过的地方,因园内奇石状如狮,故名。我们游了半晌,下午又去了虎丘定园。定园是刘伯温所选风水宅地,里面内容丰富,值得一游。一天很快结束,晚上我们去逛苏州著名的观前街,回到住地时已是深夜。第二天,我们一早就赶往有“中国第一水乡”之称的古镇周庄。“这是一个散文中才有的地方”,果不其然,曾经的印象都是来自作家们的艺术化。真的亲临了其境,才发现景物故是依然,但哪里都少不了游人的影子。转念一想,自己又何尝不是慕名而来的游人?

周庄在昆山市,我晚上又需返回苏州前往杭州。同游的几人决定从苏州直接回京。而我固执的要去杭州看看久仰的西湖。两位女生也去,但要第二天出发。我便先独自离开了。经过上海时,目睹了这个繁华之城的边缘掠影,但没时间下车。晚上到的杭州,在一个公交车上认识的同学宿舍里住了一晚,第二天就寻路去西湖。此地就这么一片水,杭州人都知道。西湖确是名不虚传的,自然、人文资源都极丰富。大致绕湖一周后,我爬上了旁边的玉皇山和凤凰山,站在最高处的某个亭子前,左是钱塘江,右是西湖,恰应了亭上的匾额——“江湖一览”……

还是白居易的那句话:“能不忆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