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November 2010

这篇文章属于《梦之栖居》系列,写于2010年。

我突然想写一下自己的家教。我从大二开始教一位小姑娘,至今已经两年了。知道我推研之后,这位小姑娘的家长表示希望我读研时仍然能够继续教她,这多少让我有些感动。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决定继续教下去。前几天,实验室的学长听说我在做家教后建议我努力争取奖学金,说这样得钱可能更容易些。我知道她是好意,奖学金我当然会争取,但家教还是要进行下去。我现在对这份工作已经产生感情,不仅是为挣钱了;而这份工作中的所得,也早已不仅仅是每小时六七十元的薪酬……

最早是教小姑娘英文,那时她还是小学生,在清华附小读五年级。我教她新概念二册的课文和单词,并检查她的背诵。在新概念二册讲完之后,她已经升入初中了,我也进入了大四。她的英语成绩已有了很大的提高,在班里名列前茅了。可能是这种课外教程有了效果,接下来她妈妈又让我继续教她中文,其实就是背诵古诗文。我欣然接受。我专门去给她买了本《中国历代诗词精选》,给她讲解这些国文精华中的意思,并检查她的背诵。她妈妈曾对我说,“小孩子学英语对将来是很有用,但文化修养也是很重要的,这需要一步步积累”。我很受震撼,这样的家长很难得啊!于是我也雄心勃勃了,扬言要把这小姑娘培养成才女。一般家教数理化的居多,而我教的是英语和语文,这让我觉得很特别。

经过新概念二的练习她的英语理解水平已经很不错,目前主要是记单词和练听力(我顺便也陪练自己的听力了)。她很聪明(可能小学生们都是聪明的吧),基本上一首诗词读一遍就大致能讲出意思来,不懂的就自己看注释。当然最终还看不懂就理直气壮地说“不懂”,然后就是我的show time了。她每周背十来篇古典诗词,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小数目,比我这个年龄的时候背的多太多了!虽然有时候的理解会有偏差,且有些感情和思想还不可能体会的那么深,但已经让人很欣慰了。

我在教她的过程中也体会到不少乐趣,英语中的可爱错误就不说了,最突出的是在教古诗文的时候。许多对古人诗词的理解要给一个年方豆蔻的小姑娘传达,这是不容易的事,况且她又是一个出生在九零末、随着互联网长大的孩子。需要经常听她说这“神马”都是“浮云”,需要经常面对她“感情”的空白。犹记她翻译《诗经·静女》时的“这个MM怎样怎样”;犹记遇到“肠断白蘋洲”时,她说的“肠子断了”,以及我无奈拈出的“花落人断肠”;犹记她懂《谒金门·风乍起》的意思后每读一句就念叨一句“真无聊!”;犹记我让她续写的《陌上桑》,特别是最后那句“罗敷咯咯笑,继续采蚕桑”……应该说上课时我们都挺愉快的。

现在大四时间比较充裕了,我每周可以给她上五六个小时课。了解到她目前数学较差,我决定减少中英文的时间给她补数学。虽然她家长没有提出让我教数学,但我知道,对一个还需应试的学生来说,数学是门很重要的学科,十分影响总成绩。我翻着她那写的十分认真的数学课笔记,看着那些“有理数的绝对值”和“单项式的次数”,听着她边灿烂地笑边不屑地说“我数学剧差”,想着为了这小姑娘的成长这“低等数学”还是要教的,然后注视着她,笑道:

“我跟你妈说过了,以后每周五的课改上数学。你要对我有信心,我教出来的学生怎么可能会差……”

这时的我就跟那谁——洪七公或黄老邪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