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August 2021

《血源诅咒》(Bloodborne)是PlayStation独占游戏,PS4时代的大作。我买了PS5之后,免费送的。 这游戏使我重新找回了十多年前玩《仙剑奇侠传四》的感觉:剧情和战斗都很享受,玩过之后又去翻官方攻略和各种网上资料

作为魂系游戏的一贯特色,其剧情隐晦但又引人入胜。下面是对该游戏关键剧情的梳理,希望能有助于理解。

从拜伦维斯到治愈教会

拜伦维斯学院的一些学者在亚南城地下的修梅露地牢里发现了宇宙之女、被抛弃之神埃波利耶塔(Ebrietas)的血。 他们由此知道存在超越人类的古神,并且开始追求向神进化。

不久后,拜伦维斯的学者又听说海边的一个小渔村里出现了变异人。于是他们派学院的战士格曼,带着他的女学生玛利亚一起前去调查。 原来变异是由科斯(Kos)的尸体导致的。科斯是海里的古神,死后尸体冲回了岸边,其中的寄生虫感染了村民,导致他们变异。 格曼和玛利亚清除了变异人,找到科斯时发现其已经怀孕,便从其尸体里取出婴儿,带回了拜伦维斯。

拜伦维斯学院对科斯的孤儿进行了解剖,并利用解剖得到的脐带进行研究。 院长威廉大师希望通过认识和了解古神来寻求进化。他将脐带和埃波利耶塔的神血结合,最终创生了一个新的古神罗姆(Rom)。

威廉大师的学生劳伦斯则选择了不同的路径。他倾向于直接吸收古神之血来变异自身。 劳伦斯带走了古神之血,离开拜伦维斯创建了治愈教会,并在亚南推广血疗。 血疗的使用在亚南引发了兽疫,追随劳伦斯的格曼训练了早期的工坊猎人去秘密清除兽化的亚南人。 劳伦斯终其一生为了成神和防疫而苦苦求索,但最终也没能逃脱被兽化的命运。

治愈教会统治亚南

血疗的推广和古神之血的研究导致了灰血病在亚南爆发,整个旧亚南都被感染且焚毁了。 火药桶猎人裘拉(Djura)曾经参与了旧亚南的焚毁,之后心生愧疚开始守护旧亚南。 此时治愈教会开始公开统治亚南,以路德维格为首的教会猎人也取代了早期秘密行动的工坊猎人,大行其道。 路德维格曾经去地牢里寻找,并发现了月光圣剑。在圣剑的诱惑和指引下,路德维格逐渐变得疯狂。

治愈教会还招募亚南的普通居民成为猎人。有些猎人因为杀戮和嗜血也逐渐兽化,他们会被“猎人的猎人”清除掉。 “猎人的猎人”一般由外乡人担任,代代相传。“乌鸦”艾琳就是其中之一。 被艾琳除掉的人里面就包括老猎人亨里克和加斯科因神父。 神父从外地来到亚南后,和亨里克的女儿结婚并生了两个孩子。他被招募为猎人后兽化了,他的一家也都在寻找他的过程中惨死。

这是一个疯狂的时代。和曾经的修梅露一样,古神之血都是背后的原因。

神血之源

在古代,无形之神欧顿试图和修梅露的女王雅南(Yharnam)结合繁衍后代,但生产婴儿墨戈(Mergo)没能成功。 修梅露人创生了埃波利耶塔作为替代者,但埃波利耶塔终究没能升华为真正的神。 女王雅南也在与欧顿的结合中感染了古神之血。随着修梅露逐渐没落(或许和亚南一样,因为血疫的原因),雅南被封存在古代地牢里。

拜伦维斯在修梅露地牢中发现雅南之血时,本来是禁止带出的,因为它比埃波利耶塔之血更原始、更可怕。 但其中一个学者背叛同僚,将之带出来,带到了凯恩赫斯特城堡。 凯恩赫斯特的女王安娜丽瑟 (Annalise)吸收了这禁血。她深信通过摄入更多血液,可以生产神血之子。于是她建立了污秽血族,为她收集血渣。 治愈教会的猎人容易产生血渣,于是污秽血族开始抓捕这些猎人。作为回应,治愈教会成立了由洛加留斯领导的执刑者团。

执刑者们攻陷了凯恩赫斯特城,杀光了所有污秽血族的人。但是洛加留斯发现安娜丽瑟女王怎么也杀不死。 他只能将其囚禁在王室,给她带了一个面具阻止其出来,然后再把王室隐藏起来,防止外人进入。 隐藏的王室只能通过虚幻王冠才能进入,洛加留斯自己带上这王冠,作为门卫一直留在这里,成为了殉道者。

有一个凯恩赫斯特人,或许是安娜丽瑟女王的后代,逃往了亚南。这就是住在教会镇的妓女阿丽安娜(Arianna)。 她身上有着古神之血,最终在血月低悬时,于欧顿之墓附近产下了一个蜷曲的幼虫。 幼虫没能成活,古神繁衍后代仍是以失败告终。

月之学会和圣诗班

治愈教会统治亚南之后,一些人成立了月之学会,在隐藏的村庄亚哈古尔从事秘密研究。 许多病人寄希望于治愈教会来寻求血疗,却被用于研究中,经受痛苦。 玛利亚也参与研究,并负责照管这些病人;善良的她对这些研究对象感同身受,再加上因为曾经在渔村带回科斯孤儿而自责,最终无法忍受而自杀了。 自己的爱徒死后,格曼也非常沮丧,逐渐退隐;他基于玛丽亚的形象制作了一个人偶,聊以慰藉。

治愈教会的另一些精英人士成立了圣诗班,以大教堂上层的孤儿院为基地,把他们的研究进一步扩大。 圣诗班挖掘了更深的墓地,带回了埃波利耶塔,还重返拜伦维斯,取回了科斯孤儿的脐带。 他们也开始按照威廉的研究寻求进化,研究中搜集并利用了大量婴儿,希望能够创生新的古神。 圣诗班的一位成员最终在亚瑟夫卡诊所冒充亚瑟夫卡医生,利用科斯的脐带实验飞升,但是还是失败了。

月之学会的米克拉什(Micolash),则获得了古神婴儿墨戈的脐带,尝试使用月之仪式召唤墨戈,试图飞升。 不过最终还是失败了,整个亚哈古尔被古神占领,米克拉什的意识陷入月之梦魇。

月之梦魇和噩梦前沿、猎人梦境、猎人梦魇、教学楼均属于梦之地。教学楼一层连接着噩梦前沿,教学楼二层连接着月之梦魇。 梦之地是和现实平行的世界。二者并行存在,互为映照。 噩梦前沿和月之梦魇映射的是古代修梅露的洛然城。 猎人梦境映射的是格曼的猎人工坊。 猎人梦魇映射的是亚南城。 教学楼映射的是拜伦维斯。

觉醒的现实是人的领域,梦之地则是古神的领域。

古神的斗争

完整的古神有墨戈的湿婆、阿米格达拉、科斯的孤儿、月神,只有它们才流红色的血(眷族则流清澈的血)。 四大古神中,除阿米格达拉之外,战胜其他几个都会显示“已猎杀噩梦”字样。因为阿米格达拉是还活着的古神(它有好多个),其他几个都死了。

古神为了生存,互相之间存在着或明或暗的斗争。 格曼在失去爱徒并制作了人偶之后,月神找上了他。 格曼被月神囚禁在猎人的梦境,招募一代又一代的新猎人,以杀死其他古神(例如欧顿)的后代为目标。 格曼招募过裘拉和艾琳进来,但最后杀死他们使之苏醒了。而玩家作为最新被招募的对象,有几个选择。 如果像裘拉和艾琳一样,选择被格曼杀死,就会从梦境中苏醒。 如果选择和格曼战斗并杀死他,就会被月神作为格曼的替代者入驻猎人梦境。 如果在杀死格曼之前收集并使用了古神婴儿的脐带,则会具备和古神抗衡的资质,就可以和月神战斗。

战胜月神后,玩家成为了一位隐秘古神的婴儿。 每个古神都有同样的目的,就是给自己繁衍后代。但他们似乎都有失去孩子的宿命,只能寻找替代者。 月神是其他古神失去孩子宿命的幕后黑手。最终这位隐秘古神潜伏在月神的阴谋中,附身人偶,并和信使一起,帮助被招募的猎人。 他总算等到了想要的结局,摆脱了这一宿命,产生了自己的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