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June 2022

H

大学的时候,我曾组织过一个去华西村的社会实践,H是其中一个成员。

忘记了去实践之前,还是实践回来之后,我和她有天晚上一起去爬了香山。凌晨几点从校园出发,到那儿爬上山顶看了日出。

印象里有她在山顶一个亭子里脸冻得通红,让我拍她和日出的合影,当时光线差得不行。

在实践过程中,我们六个人分成三组调研,我和她一组。她喜欢被拍照,有好些张拉我一起合影的照片。

记得有一张是我俩在某个家庭,背景墙上是喜庆的装饰;还有一张是俩人各拿一个雪糕,亲密地站在一起。

L

我有一年夏天参加其他人组织的实践,L是目的地高校接待我们的学生。

后来在网上和L保持着聊天,她说她喜欢上了自己的导师。至今我留着L给我寄的明信片,上面写着“早发论文,早有女友”。

在我有了女友之后,有一次我和她一起去爬长白山。一起住了青年旅舍,也一起住了温泉酒店。

印象深的是她在雪地里,头发结了冰的样子,还穿上了我的毛衣。

F

我和F是高中同学,来北京上学后认识的。本科一起玩过不少地方,去798,去爬山,在她的学校和我的学校食堂各种吃饭。

有一次在野外,下起了雨,我没有带伞,只能和她共用一把。当时看了她被打湿的肩,现在还留在脑海里。

另外印象深的是一起去看午夜场的电影,然后在大街上溜达,最后回不了学校,在麦当劳还是肯德基待了一夜,她趴桌上睡了,我在醒着看。

J

和J认识是在回老家的火车上。聊得投机,她先下车,就要了我的手机号。

她还在读高中,我们曾写过几封信,后来也通过发短信联系,偶尔打个电话。

有一年她暑假的时候,忘记是不是高三毕业的暑假了,她来北京找我玩。我带她爬了长城,在某个终点烽火台前合了影。

她微胖,喜欢走路,买饮料只买茉莉蜜茶。

印象中和她在未名湖畔走啊走,累了就坐下休息。她叫我哥哥,让我觉得很动听。

写在最后

有些画面啊,一旦留在脑海中,恐怕就再也忘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