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February 2016

我们相识于一场去西藏的旅行。当时是几个人同去,我与其他伙伴因时间缘故提前结束了行程,她一个人又待了两天,去珠峰看了看。回京之后,我们继续保持着联系。

有次她找我帮个忙。我说事成之后怎么报答我呀,她说你想怎么报答你呀。我说我想跟你一起住一晚。她刚开始觉得不可思议,在我反复保证完全尊重她的意愿、坚决不做什么越轨的事之后,她答应了。

我提前订好了房间。下午见面后,我们先去看了一场电影。《破风》,这是我想看的片子,不知道她是否喜欢。从电影院出来还不到四点,我们决定先去酒店入住,然后再吃饭。到了酒店前台,她发现自己出门忘带身份证了。工作人员礼貌而遗憾地说这种情况无法办理入住。我们只能离开。

她说:“要不然我回去拿证件?”

我想了想,她住的地方还是比较远的,便说:“还是不要来回跑了。”

我想到我室友放假还没回来,今晚回的可能性也不大。于是我跟她商量,到我们宿舍去好了。她没有反对。由于晚饭时间已到,我们先吃了个饭,之后便去了我们宿舍。

到宿舍安顿好之后,我临时有事需要出去一下。于是我给她打开电脑,让她用来解闷。等我回来的时候,我发现她在看一部电影:法语版的《两小无猜》。我想起来她似乎是学过法语的。她才看到一半,我也没别的事做,便陪她看下去了。这片子相当不错呢,后来我自己又专门看了一遍,当然这是后话了。

在一起看电影的过程中,我们开始有意无意触碰到对方。之前两个人关系并不是很近,所以都挺拘谨的。不过既然要同床共枕,总不能一直保持距离啊。最终还是慢慢亲密,循序渐进地,宽衣解带,睡了一晚。

正如我保证过的那样,完全尊重她的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