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June 2017

我们是在网上的某个英语角认识的。英语只是个引子,聊天很快便转用母语。聊的东西并不多,聊的时间也不长。互相不联系很久之后,突然有一天她告诉我说她来北京了。

这天是周末。她先问我上不上班,等确认我没啥事之后,说:“一起吃饭呗。”

我问她想吃什么,我可以请客。她选了半天也没定下来。我们连中午吃还是晚上吃也没定下来。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因为她说:“吃饭不重要,我主要是想找人陪我逛逛。”

其实我并没太多时间可以出去逛景点,因为下午约了朋友玩桌游。于是我问她是否愿意来跟我们一起玩桌游。她恰好会玩我们选的这款游戏,便很爽快地答应了。

会面地点约在北京大学东门地铁站。我去接她。第一次见面,跟各自的设想总会有些差别。我们先就这些差别交换了一下意见,然后我说:“今天一起玩的有个爱尔兰人,所以可能需要说英语。你应该没问题吧?我记得我们就是在英语角认识的。”她说:“嗯,还行吧,半听半猜呗”。

很快我们到了桌游吧,下午的时光就在那儿度过了。晚饭是大家一起聚餐,去吃的火锅。吃完了饭,跟其他朋友分开后,我送她去乘地铁。从火锅店到地铁口的路上,我们又聊了一些各自的情况。她说她前几天刚来北京,准备在这个城市找份工作,现在刚租下房,工作还没定。我问她是跟人合租还是一个人住,她说一个人。

不知不觉就到了地铁站。我说:“到了。”

她说:“嗯。你准备回宿舍?”

我说:“那还能去哪儿?难道去你那儿?”

她迟疑了一下,说:“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也没有停步,径直跟着她走向地铁入口。在刷卡进站之前,我一直挺紧张的,拿不定主意。我说我室友知道我来送你了,晚上不回去怕他疑心,要不然下次我们再约?她说那就算了吧,也不要有下次了。我还在犹豫中,只能说我先送你回去吧。进站上车之后,我反倒不紧张了。我无法知道她的心理,但察觉出她好像开始有了一丝紧张和不安。

在地铁上她没怎么说话。她看我手上还拎着桌游卡牌,便接过去装进了她的包里。

出地铁后,还有一段路要走。这时候她的话多了一些。走着聊着,她突然说:“我想起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问是什么,她看着我,没有回答。我再问,她还是笑笑不说话。于是我说:“你是想问我有没有带安全套?”她说:“嗯。”我说:“没带。我们只能不用它喽。”她也没再说什么。经过一个便利店时,她让我等她一会儿,她要买点东西。买完我们就去了她租的房。

她的房间不算小,但听她说房租很便宜,可能是因为地段不好吧。她开了热水器,我们听了会儿歌,聊了会儿天。然后她说:“你去洗澡吧。”我说我今天出门前才洗了个澡,不想洗了。她说:“必须洗!快去。”我就去了。

我洗完从浴室出来,发现她把原来有点乱的床整理了一下,并把我的衣服叠起来放在了旁边的行李箱上。我突然有种温馨感。

接着她也去洗了澡。之后我们一起度过了这个晚上。

某个时刻,我很想对她说谢谢,但又觉得太没情调了,于是调侃一下就过去了。

某个时刻,她说她在看《Breaking Bad》,我说这个剧非常好啊,我已经全看完了。她说现在想看,于是我就陪她看了一集。

睡觉时因为只有一个枕头,两人还挺为难的。

第二天一早,我就走了。她披上衣服下楼帮我刷开门禁。挥手作别之后,我仔细想了一遍,似乎除了记忆,我什么都没有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