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December 2020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无论是全世界还是我个人,都有太多需要记录和总结的。

刚进入2020年的时候,大家还不知道会有疫情。快到春节的时候,形势突然就紧张起来。 我记得当时临近放假,我和同事还约了一个名为“情调”的活动,就是再去做一次比我们之前体验过的还要更高端些的按摩。 可惜那几天频繁看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病例公告,为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取消了这次活动。谁料想接下来就是长达几个月的全国范围的封城。 别说“情调”活动,连所有的春节活动都没了。

这一年春节,我自打出生以来第一次没有在老家过除夕。即使在北京,也是困在家里过完了假期。疫情是导火索,直接或间接地带来了很多不寻常的事件,最终汇成了这不寻常的一年。

“新冠”无疑是2020年全球最关键的关键词。疫情先是在国内,后来在全世界爆发。后来虽然中国逐渐恢复了,其他国家却越来越严峻。 不知道疫情对美国大选有多大实际影响,不过今年的总统之争,也是充满了戏剧性。有两个视频让我印象深刻。 一个是特朗普在某次演讲中,特意示范了如何端起水杯,原因是他的政敌曾经说他水杯都端不动了,他偏要证明一下。 另一个视频是美国总统竞选辩论,特朗普频繁打断对方的发言,让主持人都无可奈何,现场充满了尴尬。

世界的局势我本来并不怎么关注。不过今年我所在的字节跳动公司在全球化过程中遇到阻碍,作为公司的一员我也无法置身事外。 TikTok全球用户的迅速增长,以及其在美国年轻人中的流行度和影响力,让特朗普和美国政府盯上了它。 要么退出美国,要么被美国公司收购,当时特朗普这样威胁。好在事情并没有那么悲观地发展。随着特朗普落选,这个威胁并没有产生实质性结果。

字节跳动这一事件,其实一定程度代表了中国重新崛起进程中的一个缩影。 不仅是我司,今年华为也遭到了美国的制裁,芯片技术被断供,不得不面临严峻的考验。 除了美国的敌对,中国还在西南边境上遭到了印度的挑衅,再加上当时台海局势紧张,战争就要爆发的观点曾一度流行。 我为此还仔细研读了战争形势下该如何进行应急物资储备,并考虑了是继续待在北京比较安全还是回老家避一避……

幸运的是,国家还算安定,人民也得以安居。今年年初,我们在北京新买了房子,后来虽然因为疫情影响了装修进度,到年底也总算完成了装修。 一个小小的三居室,虽然空间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而且位置在中关村大街和知春路的交汇处,周边设施和交通条件都不错。 我和家人都为这个新家感到兴奋。我甚至花费6000块购买了各种智能家居产品!

孟正则今年年底已经三岁,该上学了,买房也是为了给他提供一个更加安稳的成长环境吧。小孩子每年都长大好多,尤其是思维的发育,让人常常对人类这种生命感到吃惊。 来看看,这竟然是两岁多的娃:

有一张采野花送给小姑娘的照片我还没放。

家国天下都说过,娃也晒了,最后再回到说我自己。 2020年我在工作方面虽然级别和薪酬提升了,但工作内容却从之前负责系统开发和技术落地,变成了以算法研究为主。 这当然也是因为我选择了博士后(可以更快让我和家人在京落户),需要一定的学术产出,不过归根结底是组织架构调整的结果。 之前的团队分拆了,大家都需要拥抱变化。 几年前我在关于学术的一篇文章里说,指不定什么时候,你将会看到这个博客的“学术”分类下又增加了一篇文章。 果不其然,今年真就又开始发表论文了。

我曾给自己定的一个2020年目标是读10本书和减肥16斤。 书读了7本,接下来的三本《Thinking Fast and Slow》《Code Complete》《The Dark Forest》本来也想赶紧读完,不过英文终究读得慢,没来得及完成,只能推到下一年了。 至于减肥——我只能说疫情完全打乱了这个计划。

宅家的时间多了,玩游戏也多了。本来想把我几年前攒的电脑升级下,买个3080显卡,同时也给新家的索尼电视配个PlayStation 5游戏机。 遗憾的是,它们从今年发布后就一直缺货,根本无法以正常价格买到。看来2020年真不是买电子产品的好时机(2020年倒真是买股票的好时机:)。

希望明年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