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May 2010

这篇文章属于《恰同学少年》系列,写于2010年。

蒙报亭组长张余不弃,允我用古诗文书写。张余称之“创新”,实则不然。文言者,中华之古语也,其韵味所在,有千年传统。岂“创新”耶?不如谓为“承旧”,呵呵。古诗文久不用矣,今以此感想总结试笔,希求达意。

吾大二下入报亭分队,至今一年又半。其间辗转十五号、紫荆两报亭,如今是第三学期,第三次做。报童之称,吾受之乐之,兴致盎然。犹记初做报亭助理时,凡事求教老板,且有学长为鉴。而今转眼已成老队员,业务之事,得于心而应于手,可谓由熟生巧。报亭工作有苦乐乎?乐之,则苦者亦乐矣;不然,则乐者亦苦矣。愚以为,销售自是重要,但除此之外,亦多可究处。手持书卷,于闲暇际览之;每有来客时,则笑语相迎。耐心待人,细心接物,热情介绍,偶尔推销。保证业务无差错乃其一,令顾客满意、老板舒心方为此工作之真谛。工作之余,有速写本可以与同道者交流,有俊男美女穿梭亭前可供赏心悦目。或与老板闲聊,或与安静同在,或读报,或冥思,其间无尽趣味,不足为外人道也。

报童而曰“优秀”者,盖因出勤之多,业务之善,上岗之准时,工作之用心,集体意识之强,老板评价之高,如此等等。清华人历来推崇:凡事不做则矣,做则必臻佳境;于我心有戚戚焉!又有言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天堂”,故此小岗位中亦有天地。可共勉之!

报亭之内,有姐妹弟兄之亲,其人其事,常萦于怀。今下笔处,各位报童之可爱形象几欲跃然纸上。每人都很优秀,我常怀感激。日后忆起报亭时光,想来亦将是一段美谈。

于此日朗风清之际,为古文抒怀。如不见笑大方,则幸甚,幸甚!既如此,权附小诗一首,凡二十字,以作结尾:

凭栏阅今古,含笑纳中洋。紫荆花虽小,犹可竞群芳。

命曰:《紫荆报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