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December 2011

这篇文章属于《恰同学少年》系列,写于2011年。

本次课程由来自中国宗教局的叶小文老师讲述,题目是《中国文化与文化中国》。叶老师首先由“三君子问”引出了对文化焦虑的思考,然后围绕文化中国展开了几个方面话题。毛泽东早就提出了”一穷二白“的描述,一穷值得是我们工农业贫困,二白指的是科学、文化落后。现在的中国已经算是经济强国,摆脱了一穷;此时文化软实力就更加值得重视。曾经的文艺复兴将人从从神解放出来,但后来又将人神话、异化(工业时代人与自然关系失衡,妄图统治自然,耗尽资源);人类需要新的”文艺复兴“,将过度膨胀的人与自然和谐起来;而为此准备最充分的就是中华名族,因为天人合一思想是我们古老的传统。从这点上说我们还是有优势的。文化同样应该作为发展的支撑。以北海为例,其三起三落终未能鼎盛,原因就是缺乏文化的支撑。文化乃是兴国之魄,宣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社会主义建设中的重要内容。宗教作为一个特殊的信仰,应该回归其文化本位,而非越俎代庖地去参与政治和经济。而以文化为纽带促进两岸中国的大统一,也要胜于一切武力方。总之,我们要辉煌中国文化,致力文化中国。

老师讲的很有激情,对文化作用的强调也可以理解。但是,我认为有两点必须指出。第一,”新的文艺复兴“(如果可以这么称呼的话)来临时中国的天人合一思想是否就是独占鳌头?诚然,我们古老的传统中是有这么一个思想;但西方国家也并非就没有。他们对资源的大开发、大破坏乃是经济发展时期的必然需要;况且他们已经过了那个阶段,处于后发展时期西方,必然也会对环境、资源等有更多考虑。如今发达国家在对待环境、资源等方面似乎比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要好(如绿化、集约等方面)。第二,所谓”天人合一、保守发展“的中国传统是否就是正确的选择?目前,对于环境和资源,西方在探索新的领域方面要遥遥领先。新能源,新材料……依靠现代科技,随着对自然的进一步认识,未必没有另外的出路,而这也未必不是好的选择。

最后想说,我热爱中国古典文化,每个民族都热爱自己的文化。目前从国人对传统文化的丢弃以及西方文化产品(不要鄙视之为”快餐文化“,文化没有高低贵贱)的疯狂涌入来看,似乎摆在我们面前的已经不是以”天人合一“去拯救世界发展的问题,而是如何使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遗产得以存留的问题了。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吾辈当勉之!

(2011.11.17)